舞林新秀 藝鳴驚人

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8日 10:37 | 來源:廈門日報


  上周六(16日)湖里區舉辦的一場學校舞蹈專場,是從一年前開始準備的。2018年,湖里區教育局悄悄啟動一個“舞蹈寶貝計劃”——挑選15名音樂教師,送到北京接受專業的少兒舞蹈編創培訓,歷時兩年。

  上周六舉行的“廈門市湖里區教育系統青年舞蹈教師”新人新作匯報演出,就是展示“舞蹈寶貝”們一年多的學習成果——這場演出有14個節目,其中的11支舞蹈,都是他們自己編創的。

  如果僅僅從這些少兒舞蹈編創“小白”變成編導,來認識湖里區的“舞蹈寶貝”計劃,那是膚淺的,這一計劃其實有更深刻的意義,是為了回歸藝術教育的初心。

  教育局·一片苦心 讓學校舞蹈教育

  具有“造血”功能 回歸藝術教育初心

  一年前,湖里區教育局局長吳雪慧決定啟動“湖里區舞蹈創作人才培養”項目——挑選15名音樂教師去學少兒舞蹈編創,很多人看不懂她的這一招。

  特別是,這15人中,有好幾個并不是學舞蹈出身的,高崎小學的陳玉婷就是其中之一,她大學學的是音樂。陳玉婷上周說,她當時的反應是:不可思議!

  不過,還是有不少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吳雪慧的苦心:現在,少兒舞蹈比賽出現一些讓人“看不懂”的現象:很多獲獎節目的背后,都站著一到三位編導大腕——學校通常要不惜重金從外面請編導,“集中火力”排練節目,因此有的少兒舞蹈比賽,演變成金錢和資源競爭:有的比賽,由于節目背后的編導來頭都不小,也演變為關系的競爭。

  換句話說,吳雪慧和她的同事開始思索:越來越精彩的節目背后,我們丟失了什么?節目雖然獲大獎了,但是,那是別人編的,我們又能留下什么?

  她說,我們舉辦各種藝術比賽,本意應該不是這樣的。

  從這個背景再來看湖里區教育局的“舞蹈創作人才培養”項目,就很好理解了:它是為了提升湖里區音樂教師的舞蹈編創能力,使得學校具有“造血”功能,而不是靠重金請編導或是通過模仿的“扒帶子”,坐等別人“輸血”。

  因此,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某種意義上,“湖里區舞蹈創作人才培養”項目是要回到藝術教育的初心。

  不僅如此,現在看來,項目的實施并非只是為了音樂老師能編排節目去參加比賽,這是湖里區要逐步實施普式舞蹈教育的支撐。吳雪慧說,我們需要知識全面、可塑性強的人才來滿足新時代的需要,舞蹈可以貢獻它獨特作用:舞蹈能夠和諧地將身體、精神、情感以及社會的不同層面融合在一起,就是大家說的素質教育。

  她說,素質教育是展示一所學校靈動性的最好載體。

  老師們·一年苦學 有人十天瘦了十斤

  15名人選很快選定,“年輕”是最重要的入選標準。吳雪慧因此把他們叫作“舞蹈寶貝”。

  不過,要送去哪里培養?送去千里之外的北京。

  湖里區教師進修學校藝體室主任陳亞好說,我們最終選擇了北京一家舞蹈高級定制中心,它的最大亮點是它的掌門人念云華。

  在業界,念云華被稱為新銳導演,作品之一是《大象·一念》,他還被認為探索出一條中國“新民族舞蹈”的藝術之路,這和湖里區教育局的初衷是吻合的。陳亞好說,教育局給我們的指令是:編創要從閩南文化著手——培訓班的一個任務是幫助年輕的老師思考傳承,但要勇于創新。

  學習編創曼妙的舞蹈,聽上去很美,事實上并不是這樣,在業內,舞蹈編導被認為是“苦行僧”的活,“舞蹈寶貝”們很快感受到——項目實施的兩年,每年要有30天脫產學習,大多利用寒暑假在北京進行封閉式培訓,學習專業理論、編導知識與技能、創作實踐等。

  然而,封閉式培訓要承受的遠不止是與世隔絕,廈門外國語學校湖里分校的音樂老師何源形容說,培訓是“身心俱疲”——舞蹈創編的培訓與眾不同的一點是:不僅要編,還要演出來。他是15名學員中唯一一名男生,男生都這樣覺得,更不用說女生。陳玉婷后來承認,她有過無數次放棄的念頭,但是,為了不愧對培養之恩,咬著牙堅持,有一次北京之行,十天瘦了十斤。

  現在在翔鷺小學交流的陳夏容說,每天早上8:30上課,晚上10:30下課,下課后,還沒完,還有作業。

  陳夏容舉了個例子,要表演喝水,你當然不能編出拿起水杯喝水的動作,需要絞盡腦汁去想用什么更優美和獨特的表現形式。

  培訓班還安排了到寧德、泉州等地采風。聽起來很浪漫,卻暗藏“機關”——他們要走訪當地的民間藝人,尋找“小動機”,當晚編一個舞蹈片段。

  林亞男來自湖里區青少年宮,大學學的是舞蹈學,但是,現在大學的舞蹈教育對編創涉及不多,她也感受到挑戰,她說,在心中樹起無數個題材,無數次的推演,但是,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,在心中設想的很美好的動作或者畫面,通過實際操作后,卻常常發現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

  怎么辦?只能再重新推演。

  “期中考”·一片掌聲

  閩南文化和校園生活 都成了創作題材

  有人說,學校的培訓通常是學科培訓,湖里區通過這一培訓計劃,把音樂老師“逼”上梁山。

  不過,這種“逼”并非是為了比賽成績。陳亞好說,吳雪慧告訴她:不要急,我們先靜下來,讓年輕老師去積累。她甚至還主動說:這一兩年市級的學校舞蹈比賽,不獲獎都可以,“厚積”才能“薄發”。當然,陳亞好說,雖然有局長的“免赦令”,但是,今年湖里區在市級舞蹈比賽中,獲得的三個金獎都出自這些“舞蹈寶貝”的編創。

  如果說這一成績是“湖里區舞蹈創作人才培養”項目的初步顯現,那么,上周末的“新人新作”匯報演出,則是更直觀的表現——學員們自己編創節目,指導自己學生排演出節目,收獲了一片掌聲。14個節目,有不少運用閩南文化元素創編,譬如說拍胸舞、漆線雕、磚雕,也有一些是從校園生活取材,譬如說湖里中學音樂老師謝貝梅編創的《學習也瘋狂》,讓臺下觀眾心領神會:一群孩子通過一系列緊湊夸張的舞蹈動作,來表現刷題的情景。謝貝梅的學習體會是:校園舞蹈首先要與學生本身息息相關,然后是真實的表達情感,她還邀請學生們共同思考和創作,從中尋找“最真實最有質感”的信息。

  當天匯報演出的觀眾中,有“舞蹈寶貝”們的校長、園長、學生家長,湖里區教育局還請來了大腕觀看和點評,包括謝南,他是第29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《夢幻五環》編導組組長、2017廈門會晤文藝晚會總導演。謝南說,念云華邀請他來看“新人新作”演出,他半天沒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:為什么念云華這樣的專業導演會為非表演單位的教育局培訓?

  等謝南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時,他將這一培訓計劃形容為“放長線釣大魚”——一線老師需要這類的“催化”,他告訴湖里區教育局:未來肯定可以看到“鮮花開滿山”。

  這也是湖里區教育局所期待的。上周末的匯報演出并不是謝幕,培訓計劃持續到明年。吳雪慧說,這些“舞蹈寶貝”還很年輕,他們還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來為湖里教育貢獻自己力量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對于這些學員來說,不僅僅是付出,他們已經可以覺察出:自己正在變成更好的自己。

  吳雪慧說,在湖里,只要老師有想法,不管你是文化課老師,還是書法、足球老師,我們都會盡量為他們提供舞臺。

  她認為,對老師的無條件支持,最終受益的是學生。

channelId 1 1 1
廈門廣播電視集團官方APP
新疆35选7走势图大星彩票网